云趣阁 > 科幻小说 > 时宁靳宴是什么小说 > 第519章
时宁敬了一圈酒,脸上丝毫未改。
长丰和傅修那边的人都是人精,起初还有些瞧不上她,觉得她年轻,看着就像花瓶,然而几个来回以后,就开始认真跟她周旋了,一直打哈哈。
时宁也看得出,他们压根儿没想卖使用权。
偏偏,这使用权非拿下来不可,否则,真是出师未捷了。
她的心理预期,是让长丰参股,双方合作。
但来之前,她就想过,人家必定已经猜中她的底牌,她一旦露怯太多,只会更受掣肘。
这也是她知道接洽人是傅修,也依旧来见的原因。
至少,不至于是铁板一块。
谈笑间,她借着三份虚假的醉意,吐了两口苦水。
新官上任,接了个烂摊子,谁听了都得有点恻隐之心。
更何况,是个美女,看上去毫无攻击性地随口一聊,又没逼着你签合同,众人言语自然软了点。不过,很快,这帮人精就反客为主,开始打探时宁的背景。
时宁内心无奈。
她想起出门前,梁云辞跟她说的话。
干得高兴就干,不高兴了,整个儿卖了算了,再买块地,照样打回去。
那也太没面子了,她回去不得被几个老师笑死。
还是不要了,不要不要。
她抛弃打退堂鼓的想法,再次提气,上阵周旋。
中途,樊桃给她发消息。
“姐,他们不想卖给你,还说要在你地上盖墓地!”
时宁:“……”
樊桃:“那个靳总说的,要盖豪华墓地!”
看到“靳”字,时宁心里不自觉收了下。
她面上不显,给樊桃发表情包,是可爱的两只小熊抱在一起贴贴。
樊桃:“嘿嘿~”
她正高兴能帮到时宁,一抬头,对上傅修幽幽的眼神,她嘴角一抽,赶紧低头啃虎皮鸡爪。
时宁心里开始琢磨,他们前不久是跟长丰的医养在抢市场份额,但不至于惊动靳宴吧?
最好别,要不然,底下这帮人的话语权就有待商榷了,那她没必要跟这桌人死磕,掉头把这块地卖给长丰,说不定还能保本。
她一边思考,一边跟一圈人打太极。
这期间,傅修话一直很少,倒是不停看手机,时宁看到好几次了,次数多了,她心里有点打鼓。
可转念一想,傅修不像是多嘴的。
更何况,就算他多嘴,这都三年过去了,靳宴也不至于跑来见她。
在他精彩的人生里,她也不过是个过客。
忽然,席间一人接到了电话,脸上露出惊讶表情,随即赶紧起了身,对时宁道:“梁小姐,我们靳总到了。”
时宁愣住。
不等她做出反应,说话的人已经出门去接了。
桌上众人面面相觑,只有傅修淡定以对,悠哉地吃菜。
周六,好戏,正好,当放松了。
包厢门再次打开,桌上的人基本都站了起来。
时宁舔了下唇,喝了一小口白酒,淡定擦拭嘴角,起了身。
她一抬眸,正对上男人漆黑深沉的眸子。
有那么一秒,她觉得他气势汹汹,仿佛是来兴师问罪的。